lol赛事竞猜_lol竞猜官网_lol联赛竞猜_【加油武汉】

当前位置 > 首頁 > 名篇佳作 >  

傅健慈:香港特區修訂《逃犯條例》 的挑戰 和契機

lol赛事竞猜_lol竞猜官网_lol联赛竞猜_【加油武汉】

香港特區修訂《逃犯條例》 的挑戰 和契機
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傅 健 慈*


內容提要: 由 于台灣提出了移交疑犯「陳同佳」 的請求,但是港台之間沒有刑事司法互助 和移交逃犯安排,爲了堵塞法律漏洞,彰顯公義法治,在2019 年2月,香港特區政府提出修訂《逃犯條例》 和刑事司法互助。期間反對派危言聳聽、制造恐慌、抹黑內地 和司法制度、誤導市民、千方百計去阻撓修例。在2019 年4月初,香港特區政府把《2019 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(修訂)條例草案》提交立法會審議作首讀及二讀,反對派議員不斷拉布,違反「議事規則」,自行舉行「山寨會議」,及選出法案委員會 的「冒牌」正、副主席。另外,反對派議員以暴力沖擊議會,阻撓幹擾石禮謙議員主持 的兩次「正牌會議」,造成多名建制派立法會議員 和立法會職員受傷,癱瘓立法會 的運作。爲了打破困局,在2019 年5月20日,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根據立法會《議事規則》去信內務委員會主席,要求條例草案在2019 年6月12日直上立法會大會恢複二讀,議員仍可提出修訂及議決。
 
  關鍵詞:修訂《逃犯條例》;堵塞法律漏洞;打擊犯罪;彰顯公義法治

  *作者系中國人民大學法學博士、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、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秘書長、香港學者協會會員、中國法律史學會會員、北京市中國法律文化研究會常務理事、曾憲義先生法律史獎學金理事會成員、香港基本法教育協會成員、香港中文大學專業進修學院兼任導師、香港專業人士協會會員、南開大學法學院台港澳法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員、北京交通大學互聯網交通運輸法律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員、香港•上海楊浦•澳門聯合會秘書長。

  引言

  在較早時間,台灣向香港特區政府提出請求,把涉嫌在2018 年3月在台灣殺害同行香港少女並藏箧棄屍案 的疑犯「陳同佳」移送台灣接受應有 的法律制裁。由 于香港特區與台灣之間沒有刑事司法互助 和移交逃犯安排,爲了堵塞法律漏洞,彰顯公義法治,在2019 年2月,香港特區政府提出修訂《逃犯條例》 和刑事司法互助。期間反對派危言聳聽、制造恐慌、抹黑內地及司法制度、誤導市民、千方百計去阻撓修例。

  根據調查,主流民意是支持香港特區政府修訂《逃犯條例》 和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》。在2019 年4月初,香港特區政府把《2019 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(修訂)條例草案》提交立法會審議作首讀及二讀;並由最資深 的塗謹申議員主持「法案委員會」去選舉正、副主席,以便詳細審議這條例草案,塗謹申議員夥同反對派議員拉布,共開了兩次會議,花了四個小時,仍然未能進入選舉正、副主席 的程序,明顯地是想拖延時間及阻撓修例。反對派更違反「議事規則」,自行舉行「山寨會議」,並選出塗謹申議員 和郭榮铿議員爲法案委員會 的「冒牌」正、副主席。

  另外,反對派議員以暴力沖擊議會,阻撓幹擾由內務委員會依法指派 的石禮謙議員兩次主持 的「正牌會議」,期間造成多名建制派立法會議員 和立法會職員受傷,導致無法選出法案委員會 的正、副主席,癱瘓立法會 的運作。

  立法會就審議《逃犯條例》修訂一事膠著,事隔超過五星期,特區政府終 于出手打破困局,在2019 年5月20日,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會見傳媒,表示在同日已根據立法會《議事規則》去信內務委員會主席,要求條例草案在2019 年6月12日 的立法會大會上恢複二讀,議員仍可提出修訂及議決,特區政府會聆聽不同人 的意見及作出適當 的修訂。

  否則,讓「拖而不議」 的局面持續下去,只會損害立法會 的尊嚴 和國際聲譽,嚴重破壞香港 的公義法治 和福祉,引來更多 的幹預及造成更大 的傷害。
 
  一、 反對派危言聳聽、制造恐慌

  反對派別有用心、危言聳聽、制造恐慌、抹黑內地及司法制度、誤導市民、試圖撕裂社會,千方百計去阻撓修例。反對派顛倒是非黑白,在坊間散播下述 的反對修訂《逃犯條例》 的劣理 和欠缺法律基礎 的建議:
 
  (一) 「日落条款」特事特办

  反對派提出「日落條款」,認爲一次性放寬《逃犯條例》不適用 于中國其他地方 的規定,處理完「陳同佳案」後,有關規定便須要馬上還原。

 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表示,以「日落條款」方式修訂《逃犯條例》,只針對處理台灣殺人案,有關建議並不可行,政府不會接受。政府有決心改善本港司法互助、移交逃犯 的制度,修訂《逃犯條例》不單只爲處理台灣殺人案,也顧及往後其他個案。從前類似個案因欠缺法律基礎,導致疑犯不能移交,政府希望作出改善。她表示一些反對人士對法案涉及內地即指不行,一些甚至認爲法案內容基本上沒有問題,只要疑犯移交內地予以剔除,法案一個月內即可獲通過。她指出這種做法具有偏見,甚至另有目 的。
 
  (二) 扩大香港法院刑事司法管辖权

  反对派主张扩大香港法院刑事司法管辖权,并提议修订《刑事司法管辖权条例》 或《侵害人身罪条例》。

  律政司司长郑若骅指出,如果修订《刑事司法管辖权条例》或《侵害人身罪条例》,修例后 的有关条文便只能用 于法例生效后干犯 的罪行,而不能够处理去 年发生 的“台湾杀人案”;若加上一 个条例来处理刑法追溯期,则会违反《香港人权法案》 中写明 的“刑事罪 和刑罚没有追溯力”。

  (三) 不设「追溯期」

  反對派建議修訂《逃犯條例》,不設「追溯期」。

  筆者認爲《逃犯條例》是程序法,故此「法不溯及既往」 的原則並不適用。移交逃犯 的目 的,就是要懲治犯罪 的人,如果沒有追溯期,等 于在還沒有抓到任何逃犯 的情況下,便先要赦免一批逃犯。而修例必須設有「追溯力」才能把潛居在港 的逃犯繩之以法,將他們依法移交到相關 的司法管轄區接受應得 的法律制裁。如果修例後不設「追溯力」,哪有法律基礎去移交「陳同佳」給台灣?這樣就等 于放生「陳同佳」。

  (四) 港人港审

  反對派認爲,由 于其他地區 的法律體系 和香港有差異,修訂《逃犯條例》應容許本港法院行使「額外屬地管轄權」,香港法院可以進行「港人港審」,甚至提議涉嫌在內地犯罪 的香港公民在本港受審,而不需移送回內地,並指這種情況已有先例。

  律政司司長鄭若骅表示,香港是普通法地區,在刑事司法方面奉行「屬地原則」,一般只會在全部或部分犯罪行爲發生在境內,才會行使香港 的司法管轄權。如果不符合這一原則,在取證等方面會出現問題。鄭若骅總結指,上述坊間 的建議,均是「不確切可行」,保安局 和政府所提出 的建議才是一個可取 的方案。 

  前刑事檢控專員江樂士指出「港人港審」,不切合現實,違反《普通法》處理刑事管轄權 的基本原則。在絕大部分情況下,疑犯實施或策劃犯罪行動一定要在香港進行,當局才能對他們作出起訴。但是,在非常特殊 的情況下,香港可獲得部分發生 于其他地區 的個案管轄權,並在本港就案件進行審訊。

  然而,反对修例 的人士打算全盘推倒「属地原则」,全然漠视《普通法》及「国际礼让」 ,这样 的建议只会有利犯罪者,破坏香港协助其他地区执法者打击犯罪 的职责。此外,即使推翻既定原则,让香港获得对其他地区犯罪 的管辖权,根据《香港人权法案条例》刑事犯罪或刑罚无追溯力 的原则,亦只适用 于以后发生 的犯罪,现时遭内地、澳门、台湾等地通缉 的逃犯,仍可逃避法律责任。
        
  笔者指出,政府前高级助理刑事检控专员白孝华(Michael Blanchflower)早前接受传媒访问时,声称  「港人港审」即使涉及追溯期,都「不会」违反香港人权法,又称「域外法权」不会根本性改变香港刑事司法制度。笔者认为这都是欠缺法律基础,根本站不住脚 的。「港人港审」 的做法会出现很多争议,比如司法管辖权、司法制度、执法、搜证、举证标准、不同 的刑罚、疑犯 的法律权益 和人权等。是次修例中由行政长官启动程序,是参考了国际惯例、切实可行 的,不会惊动逃犯。

  (五) 香港 的「优惠」待遇会被取消

  反對派危言聳聽,散播恐慌,聲稱香港 的「優惠」待遇會在修訂《逃犯條例》後會被取消。

  筆者指出香港國際金融中心 和單獨關稅區 的地位是自身努力 的成果,從基本原則來看,關稅待遇是遵照「世貿組織」 的規則來處理 的,不是美國單方面便可以取消。

  (六) 修例后,内地想抓谁就抓谁

  反對派別有用心,逢中必反,爲反對而反對,顛倒是非黑白,危言聳聽,抹黑內地及司法制度,制造恐慌,挑起社會矛盾。

        行政会议成员、资深大律师汤家骅在2019 年4月18日接受电台访问时指,外界对修例 的忧虑是源 于没有了解条文,很多反对声音都是政治口号,强调条例严谨保障人权,有法庭把关。就算逃犯不涉政治罪行,但若有政治背景,都不能移交,「大胆地说,就算将来我们《基本法》第23条立了法,有关罪行都不可以放入条例内,因为它是政治罪行。」
       
  筆者認爲香港特區政府提出修訂《逃犯條例》,以處理港男「陳同佳」涉台殺害同行女友案 和整體刑事事宜協作制度,是有迫切性,是爲了堵塞法律漏洞,打擊犯罪,彰顯公義法治,避免香港淪爲「犯罪者 的避難天堂」。今次修例明確指出「八不移交兩把關」,即不符合雙重犯罪不移交、政治罪行不移交、缺席情況下被定罪不移交、一罪不能兩審、死刑不移交、因種族、宗教、國籍或政治意見而被檢控不移交、不能移交至第三方、不能增加移交命令以外 的控罪,否則不移交。所有個案移交都會由行政機關及司法機關雙重把關。行政機關會充分考慮所有情況,有全權決定處理或不處理移交 的權利。司法機關如果認爲個案違反任何一項人權保障或證據不足,會即時釋放疑犯,絕不允許移交。
    
  二、 商界 的担忧

  對 于特區政府建議修訂《逃犯條例》,以個案形式處理逃犯移交事宜,商界表示擔憂,害怕會不小心誤墮法網,而提出豁免商業罪行。

 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表示,明白商界對修訂《逃犯條例》有擔憂,他強調「一國兩制」、法治及司法獨立對香港非常重要。根據多個國際組織 的數據都顯示,香港司法獨立排名位居世界前列,希望外界考慮香港法治情況時,可以宏觀角度看待,避免因一兩件社會熱議議題而受影響。

  香港著名經濟分析師曾淵滄博士指出,商界 的擔憂是過慮了。今天仍然有大量港企、港商在內地投資建廠、做生意,平安無事。怎麽可能因修訂《逃犯條例》回到香港被引渡?這豈不是多此一舉?可見,商界 的所謂擔心是不必要 的。

  在2019 年3月29日,特区政府把修订《逃犯条例》草案刊宪,订明可以就移交逃犯进行「特别移交安排」,仅适用 于罪行可判处 3 年监禁或任何较重 的惩罚,修例涵盖 的罪行,限 于37项现时适用 于一般性质移交安排 的罪行。 

  表明修例 的其中一個主要目 的,是爲了香港與中國 的任何其他部分,作出相互法律協助安排,可予以執行。草案列明,如屬牽涉上述罪行 的清洗黑錢、阻止逮捕或檢控、串謀、協助或教唆犯罪行爲 的人士,亦會豁免被移交。 
 
  總括而言,筆者認爲商界 的擔憂是過慮了。特區政府聆聽了各界 的意見,經過慎重考慮,並從政府原有方案 的46項罪類,修訂至37項,並將罪行 的門檻,由原本 的可判處1監禁,改爲可判處3 年監禁或任何較重 的懲罰,是不理想 的。但是這樣修訂可以令到商界 和擔憂 的人士釋疑安心,減少反對 的力量,令修訂《逃犯條例》能夠順利踏出第一步,也可算是務實可行 的方法。

  三、 外国势力干预

  反對派越洋告狀,唱衰香港,勾結外國勢力幹預特區政府修訂《逃犯條例》。在2019 年3月19日至30日,陳方安生、莫乃光、郭榮铿赴美會見美國政要。在2019 年3月22日,陳方安生與美國副總統彭斯會面,並引述彭斯稱美國「非常關注香港人權及自由狀況」。在2019 年3月26日,郭榮铿引述「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」稱,「極度擔心」香港自由、民主發展。

  另外,在2019 年3月27日,陳方安生等三人跟美國衆議院議長佩洛西會面,並引述佩洛西稱修訂《逃犯條例》會「直接沖擊」美國人在港利益及人身安全。在2019 年4月2日,陳方安生等三人總結美國之行,引述美方稱會以「更強硬態度」關注香港問題。
 
  筆者認爲反對派別有用心,越洋告狀,純爲政治撈本錢,政治淩駕法治,勾結外國勢力幹預特區政府內部事務,真正 的目 的是阻撓修訂《逃犯條例》,助打貿易戰,這是絕對不恰當 的。筆者質疑反對派唱衰香港,根本沒有全面真實地把香港 的現況如實反映,試圖抹黑內地 和司法制度,及香港 的自由、人權、司法獨立 和法治,誤導外國,制造恐慌,應予以嚴厲譴責。
 
  四、中國外交部表態堅決反對外國勢力幹預香港事務

  在2019 年5月8日,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向传媒表示,  “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。我们坚决反对任何国家势力试图干预香港事务。”

  在2019 年5月17日,中國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表態,“堅決反對香港個人置香港與國家利益 于不顧,跑到外國「告洋狀」,勾結外部勢力幹預香港事務,阻撓特區政府依法施政,損害國家主權與安全。”

  另外,在同日,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向传媒表示, “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,任何国家、组织 和 个人都无权干预。”

  五、 拉布、山寨会议、暴力冲击议会

  在2019 年3月26日,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通過向立法會提交《2019 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(修訂)條例草案》,條例草案在2019 年3月29日刊憲,並在2019 年4月3日在立法會進行首讀及二讀。並由最資深 的塗謹申議員主持「法案委員會」去選舉正、副主席,以便詳細審議這條例草案,塗謹申議員夥同反對派議員拉布,分別在2019 年4月17日 和2019 年4月30日共開了兩次會議,花了四個小時,仍然未能進入選舉正、副主席 的程序,明顯地是想拖延時間及阻撓修例。反對派更違反「議事規則」,在2019 年5月初自行舉行「山寨會議」,並選出塗謹申議員 和郭榮铿議員爲法案委員會 的「冒牌」正、副主席。

  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在向傳媒表示,反對派強行成立「冒牌會議」,選出塗謹申這「山寨主席」,並沒有法律基礎 和效力。塗謹申以「主席」身份向委員發出「會議通知」,而該通知在格式上假扮作秘書處發出 的真正文書,不但行文大同小異,文件中更印上編號,惟立法會中根本沒有這編號 的檔案存在,該有關做法已涉嫌觸犯「行使虛假文書」 的罪行,他遂報案交由警方跟進。

  另外,反對派議員以暴力沖擊議會,阻撓幹擾由內務委員會依法指派 的石禮謙議員分別在2019 年5月11日 和2019 年5月14日兩次主持 的「正牌會議」,期間造成多名建制派立法會議員 和立法會職員受傷,導致無法選出法案委員會 的正、副主席,癱瘓立法會 的運作。

  石禮謙表示,在2019 年5月14日下午已去信內務委員會主席李慧瓊,信中主要內容是指他已開了兩次會議,但兩次都不成功,他不覺自己還可以再開第三次會議,因此尋求內務委員會爲下一步指示作決定。

  在2019 年5月16日,建制派 和反對派代表早上開會,商討化解修訂《逃犯條例》 的爭議,反對派提出兩項條件,一是要求建制派遊說政府撤回修例,二是要求建制派承認塗謹申召開 的會議有合法性、承認塗謹申是合法 的法案委員會主席,會議在約20分鍾後結束。建制派召集人廖長江表示,泛民無誠意溝通,會上提出 的條件不能接受。他指,對方只是宣示立場,認爲今次會面只是一場「騷」(表演),建制派會再商討下一步行動。

  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顾敏康教授指出, “法治破坏者岂能做议员?”立法会反对派议员 的行为日益出格,不仅不遵守法律规则,反而屡屡破坏法律规则,为社会树立了最坏 的榜样。反对派议员袭击、妨碍或骚扰 的行为,大家有目共睹,证据确凿。因此,政府理应尽快采取法律行动。

  立法会议员、梁美芬博士,大律师表示,明白《逃犯移交条例》 的修订在社会上引起极大争议,不同 的人有不同 的立场,但是《条例》主要是为了打击犯罪、堵塞漏洞。她强调,支持逃犯条例 的修订是为了保护香港市民 的生命财产,让其他人不要模仿,在邻近 的台湾、内地或澳门等地犯罪后逃回香港,免受刑责。 而不是以暴力阻碍议员开会,「此举令立法会丑态百出,没有一点尊严可言,亦不是民主社会对不同声音 的包容与尊重。」

  筆者認爲,反對派明知在非法會議上選舉塗謹申、郭榮铿爲法案委員會正、副主席,是違法違憲 的,根本站不住腳,當然就不敢提出司法複核,甚至不敢站出來支持其豬隊友所提出 的司法複核,就是怕法院在一錘定音後,他們就無法以所謂「正副主席」 的名義拉布,去阻撓正牌會議 的舉行。筆者批評,反對派立法會議員違反程序公義,非但沒有真誠地履行議員 的職務、用理性務實 的態度去審議法案,反而視公義、法治蔑如,千方百計去混淆視聽,更粗暴、野蠻地使用暴力,去阻礙、破壞正牌會議 的舉行,導致建制派議員及立法會職員受傷,損害了立法會 的尊嚴以至國際聲譽,必須予以嚴厲譴責。

        六、 特区政府 的立埸 和回应

  在2019 年2月15日,保安局局長李家超表示,今次保安局提交修訂《逃犯條例》及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》,當然觸發點是因爲台灣殺人案,突顯了現存 的法律缺陷 和執行上 的很多漏洞。特區政府祗跟20個國家簽署了移交逃犯(協議) 的安排,仍沒有簽長期協議 的國家超過百多個。

      当然,要确保人权 的保障。所以,在《逃犯条例》第503章所作出 的修订建议,是以最少修订 的原则去做,确保现在运行 的《逃犯条例》之下所有保障 个人权利 的条文,不单止保留,还可以在将来跟另一 个地方所签订 的 个案形式移交协议里面,特区政府是有权额外加一些要求 和保障。 堵塞这 个漏洞 和缺陷,确保将来不会再重复因为特区政府跟另外一 个司法管辖区没有一 个长远安排,而未能处理这些严重罪行。

  在2019 年5月8日,特區政府回應美國國會「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」報告時強調,《逃犯條例》修訂建議並非針對某單一司法管轄區,更非一般市民。發言人表示,就個案方式移交 的請求,香港特區有全權去處理或不處理,F有法例 的所有人權 和程序保障,在個案方式移交安排下全部保留。法治及司法獨立是香港特區 的核心價值,特區政府高度重視 和全力維護這些核心價值。建議 的法例修訂是保障守法 的市民,保障商業活動免受罪 和{,有利香港特區 的營商環境,加強香港特區處理嚴重罪行逃犯 的能力,令香港特區成爲國際間打擊犯罪 的更好合作夥伴。

  在2019 年5月12日,政務司司長張建宗表示,一宗去 年涉及港人在台灣發生 的謀殺案,由 于香港現行法律 的限制而未能將疑犯送交台灣受審,這除有違公義,亦使香港變相成爲逃犯天堂,威脅本港 的治安及市民 的安全。移交逃犯是打擊有組織及跨境犯罪 的國際共識,聯合國制訂了範本,讓各司法管轄區參考。

  建議中 的個案移交安排,是針對任何 和香港未簽訂長期協定 的司法管轄區,在有需要時,可有效地處理移交要求。建議並不是針對某單一司法管轄區,更絕非爲內地「度身訂造」。《條例草案》主要是針對犯了當中訂明 的嚴重罪行 的逃犯,並非奉公守法 的市民。

  所有移交 的要求會受到行政機關及法庭雙重把關,法例會確保有關人士 的法律權利。政府會作全面考慮 和詳細審視每宗個案 的移交請求,並有全權決定去處理或不處理移交 的權利。有關人士可提出司法複核 的權利。在整個移交過程,有關人士可聘請律師代表上庭。在交付拘押審訊時亦可申請「當值律師計劃」下 的律師爲他辯護;若法庭已頒下拘押令,逃犯可申請法援上訴、申請人身保護令或司法複核。如沒有充分證據將有關人士按照香港法律交付審判,法庭須將有關人士釋放。

  政府考虑一系列因素后,决定在 个案式移交只处理37项罪类,而涉及 的罪行更是定 于刑罚在三 年监禁以上。 至 于坊间 的不同建议,例如用「港人港审」、日落条款、只处理台湾杀人案、追溯期限制等,律政司司长及保安局局长 于上星期召开记者会及多 个场合已经说明实际上不可行 的种种原因。

  當 年訂立《逃犯條例》 的目 的,是要將港英 年代沿用 的法例作出本地化 的立法,以設立適當 的法律架構,令香港回歸後有一條可用 的本地法例用作移交逃犯安排。由 于當時 的移交逃犯安排並不包括中國在內,而條例本地化時沒有處理這地理限制,因此這地理限制存在至今,不是刻意不同意與內地設立移交逃犯安排。

  法治与自由是香港核心价值,也是香港长期繁荣稳定 的基石。香港司法独立受《基本法》保障,并坚实地彰显法治。香港司法制度自回归以来备受国际推崇,我们希望透过完善刑事司法协助制度,以堵塞漏洞,打击严重罪行,保障社会安全,有利合法营商环境, 使香港不会成为逃犯天堂。

  筆者認爲,特區政府修訂《逃犯條例》 的立場是堅定不移 和非常清晰 的,目 的是爲了堵塞法律 的漏洞、彰顯公義法治,打擊罪犯,避免香港淪爲逃犯天堂。另外,特區政府聆聽各界 的意見後,作出相應 的修訂,是理性務實 的,值得支持。
 
   七、契機

  有危就有機,縱使反對派別有用心,強烈阻撓修訂《逃犯條例》,埋沒良心,危言聳聽,散播恐慌,勾結外國勢力幹預,抹黑內地 和司法制度,試圖撕裂社會,嚴重破壞香港 的法治 和司法獨立 的核心價值及福祉。但是,邪不能勝正,最終,我們深信反對派必定會一敗塗地,全港 的市民必須認清反對派 的真面目。

  在2019 年5月18日,中聯辦主任王志民邀請二百多位港區全國人大代表、全國政協委員 和港區省級政協委員出席工作會議,不僅向在港人大代表、政協委員清晰傳達了中央支持特區政府修例 的意見,而且向全體港人社會發出了“一錘定音” 的重要信息。

  在同日,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也就美國官員近日就修例發表 的言論表示強烈不滿,要求美方停止幹預。

  在2019 年5月20日,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會見香港福建社團聯會訪京團一行時,重申修例是必要 的,也是合理合法 的,呼籲聯會向社會進行正面 的宣傳,引導大衆從法律 和專業角度去分析 和看透真相,從而抵制反對派 的造謠 和煽動。他特別強調,在香港涉嫌犯罪 的香港人,只會接受香港法律 的審判,不會移交內地,港人根本不用擔心。

  在2019 年5月22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、國務院副總理韓正會見香港福建社團聯會訪京團時強調,中央完全支持特區政府正在開展 的“兩個條例”修訂相關工作,充分肯定林鄭月娥特首 和特區政府 的工作,充分肯定修例 的重大意義,希望香港各界理性討論 和進一步達成共識,共同努力在全世界樹立香港良好法治形象,集中精力發展經濟。

  筆者認爲中央政府適時就香港修例工作表態,是履行中央對港「全面管治權」 的應有之義,完全合憲合法,維護國家主權 和國家安全,落實「一國兩制」 和「高度自治」,並贏得民心。

  爲了修補法律缺陷,彰顯公義法治,特區政府提出修訂《逃犯條例》,並馬不停蹄向公衆人士詳細解釋修例 的目 的、內容 和法律基礎,聆聽各界 的意見,實時作出相應 的修例內容 的更改。雖然受到外國幹預 和反對派強烈 的反對,包括癱瘓立法會 的運作,但是特區政府絕不畏縮,堅持不會撤回修訂《逃犯條例》 的草案,並打破僵局,把草案安排直上立法會大會討論 和議決,獲中央政府充分肯定 和支持及主流民意支持,增加管治威信,有利未來依法施政,定會贏得廣大市民 的大力支持 和掌聲。

  如果修例通過後,有助香港打擊罪犯,維護法紀,彰顯公義法治,避免香港淪爲逃犯天堂,完善兩岸四地包括粵港澳大灣區 和其他司法管轄區 的移交罪犯 和刑事司法互助 的法律基礎。並提升香港 的國際地位,有利經濟發展,增加國際投資者對香港 的信心,把握粵港澳大灣區 的合作機遇,融入「一帶一路」 的發展。
 
  八、結論

 
  整体而言,修订《逃犯条例》有现实需要 和迫切性,也有相关法律保障,不存在“阴谋论”。修例是为了让仍未跟香港特区签订长期移交协议 的司法管辖区,可以在处理司法互助 和移交罪犯方面有法律基础。香港如果不进行修例亦可以移交逃犯, 就算台湾方面愿意配合,也不符合香港 的现行法例要求,更不符合国际标准,完全是不合情、不合理 和不合法,并严重冲击香港 的法治社会及阻碍香港 的整体发展 和利益。

  反对派别有用心,危言耸听,试图把修例妖魔化,制造恐慌,误导市民,挑起社会矛盾,令死者沉冤未能昭雪,受害人家属未能讨回公道,伙同「台独」分子 和外国势力合谋干预香港事务,并借机抹黑内地 和司法制度,是罔顾事实、公义 和法治,并以拉布、暴力冲击立法会会议,瘫痪立法会 的运作,破坏立法会 的尊严以至国际声誉, 应予以严厉谴责。

  特區政府是次修例,有「八大不移交兩把關」,充分保障疑犯 的人權 和合理權益,有關移交不涉及政治犯 和死刑犯,符合國際標准。

  依照主流民意,建制派议员团结一致, 立法会主席也要当机立断去剪布,早日通过修例,堵塞法律漏洞,彰显公义法治,打击犯罪,避免香港沦为逃犯天堂。否则,让「拖而不议」 的局面持续下去,只会破坏立法会 的尊严 和国际声誉,严重损害香港 的公义法治 和福祉,引来更多 的干预及造成更大 的伤害。特区政府 和各界爱国爱港团体应加大正面宣传 的力度,释除大众 的疑虑,争取更多市民支持修例。

 

录入编辑: 李德嘉
友情链接:深圳市东昌服饰设计有限公司  江苏恒锋工具有限公司  广州英邦化妆品有限公司  佛山市顺德区碧云居家具有限公司